而在该起诉讼中,三级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判,无视此前法院已生效的判决所确认的事实,无视明确的债权债务关系,无视两个实体权利人的合法利益的判决,也引起法律界权威专家的质疑。

那么,陈燕鸿与黄辉的武汉庙山土地项目是否被王和平“关照”过呢?